首页  »  家庭乱伦  »  [母子劫后缘狗尾续貂版](36)作者:ckltony
[母子劫后缘狗尾续貂版](36)作者:ckltony

提示:本网站由万利国际彩票独家赞助。万利国际,有你更精彩!万利彩票唯一地址:wl1.wlcp7.com:89,网站内可直接由广告进入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字数:6049
 

 第36章 流水清清爱欲浓
 
  「巧儿……」
 
  张瑞一把搂住醒转过来的何巧儿,眼中满是惊喜以及激动的热泪,那两行热 泪顺着张瑞的脸庞滴滴流下,滴到了何巧儿苍白的脸庞上。
 
  「巧儿,你可醒了,我…我担心了你一个晚上。」
 
  「巧儿,你为什么那么傻啊,为我去挡住那一下,你可知道我当时心里有多 么难过啊。」
 
  「巧儿,你没事就好,能醒过来就好。」张瑞似笑似泣的说道。
 
  「瑞儿…,我…我没事了,你先放开我…,有些疼……」何巧儿感受到了张 瑞那还有温热的泪水,虚弱的说道。
 
  张瑞过于用力的抱住何巧儿,何巧儿有些喘不过气来。
 
  张瑞泣笑着放开何巧儿,轻轻放下何巧儿平躺,那动作十分轻盈,像是捧着 一件准备放下精美的瓷器。
 
  待何巧儿躺好,张瑞问道:「巧儿,你感觉怎么样了,伤得重不重?」 
  「瑞儿,没多大事了,就是胸口、后背疼,应该是被那雷万川打伤了心肺经 脉。」
 
  张瑞一听,着急起来,也顾不得旁边还有一个戴着人皮面具,其实是娇滴滴 大美人的银发妖姬,一把解开何巧儿霓裳、扯开亵衣。张瑞看见何巧儿前面饱满 胸部并无异样,扶起何巧儿,看见她的背部有个已经乌黑的手掌印。
 
  何巧儿被张瑞强行扯开衣服,见到旁边还有一个白发老妇,俏脸一下子红了, 红到了耳根、玉颈。
 
  连忙说:「瑞儿…瑞儿…,快放开我…,好羞人的……」
 
  张瑞没有不理睬她,仔仔细细观察何巧儿受伤之处,见到何巧儿受伤如此之 重,张瑞两眼中泪水再次不住流下。
 
  银发妖姬见张瑞如此紧张何巧儿,也是有些感动。当看到张瑞如此不顾及自 己的感受,扯开何巧儿霓裳、亵衣时,觉得此刻不便打扰两人相处,便羞红了脸 起身离开,走进一处隧道里。
 
  张瑞手指轻轻拂过何巧儿后背,拂过何巧儿白嫩背上那醒目的黑手印,心中 更是难过。轻轻合上何巧儿亵衣、霓裳,将她慢慢放下平躺。
 
  「巧儿,你安心养伤,让瑞儿好好的服侍你。」张瑞用手轻拂何巧儿毫无血 色的俊脸说道。
 
  何巧儿心中也是感动,张瑞的温柔、深情都让何巧儿觉得与张瑞突破禁忌并 以身相许是最正确的选择。何巧儿没有说话了,乖乖的躺着不动,只是双眼深情 的望着张瑞。看见张瑞疲倦的眼中还有熬夜后的血丝,心中更是怜爱,便轻轻抱 住张瑞的头按在身边。
 
  「瑞儿,休息下吧,来,闭上眼睛。」何巧儿轻轻的说道。
 
  张瑞头靠着何巧儿的身体,闭上眼睛,闻着何巧儿身上的温馨体香慢慢睡去 了。
 
  石床上,两个苦命的人儿靠在一起。洞里此刻十分安静,只听得到洞顶水滴 「滴答」、「滴答」伴随着张瑞平稳的呼吸。
 
  何巧儿没有睡去,心中暗暗思量:「刚才出去的那个白发老妇,她不是掳走 了婉仪吗,为何会出现在雾隐山庄救了我和瑞儿呢?她武功那么高强,为何我以 前没有听说过这个人?」
 
  张瑞也是因为守护两人一夜,并且为银发妖姬逼出暗器毒针体力、真气消耗 太大,没有来得及告诉何巧儿事情经过便沉睡过去了。
 
  何巧儿说起来,并不认识银发妖姬,也不知道兄长丈夫与银发妖姬的关系, 许正廷也从未提及与何巧儿结合前与银发妖姬相识的事情,两个人能克服重重阻 碍结为夫妻,对何巧儿来说就是非常幸福的事情了。
 
  自从与许正廷成立终南山书剑山庄后,何巧儿就安心相夫教子,把生活重心 都放在照顾丈夫与儿女身上。许正廷当年与那个强敌对抗,身体留下暗疾,武功 就一直没有再提高到江湖超一流水平,许正廷从此也少有出现在江湖上,夫妻二 人自此几十年都是在山庄中夫唱妇随中渡过的,直到灭门惨祸发生。
 
  多年不问江湖事的何巧儿,只是通过渐渐长大的儿子们了解一些江湖的概况。 自从女儿嫁给指腹为婚的张瑞的父亲后,何巧儿就更没有出现江湖上,只是平日 里逗弄几个小孙子,冷热泉里修炼武功,日子过得充实美满。
 
  顺天盟以及魔教偷袭书剑山庄造成许家庄毁人亡,一家人只剩自己与生死不 明的大媳妇以及两个小孙子,这样的巨变让何巧儿一直痛苦万分。当雷万川要击 杀张瑞时,何巧儿没有丝毫犹豫的就替张瑞挡下那致命一击。当她与张瑞突破禁 忌后,何巧儿的心就已经完全放在张瑞身上,对她来说张瑞就是何巧儿的一切。 
  看着身边疲劳沉睡的张瑞,何巧儿爱怜不已,摸着张瑞英俊的脸,想着张瑞 的体贴,何巧儿苍白的脸上露出甜蜜的笑容。
 
  当张瑞醒过来时,天色已经漆黑,洞中燃起火把照明。
 
  飘香的鱼汤笋片正在锅中沸腾,做这些事情的是银发妖姬。张瑞看见何巧儿 与银发妖姬正在说着什么,便起身过去帮忙。
 
  「大姐,辛苦你了。」
 
  「不用这么客气,顺手之劳,要谢就谢你」儿子「张瑞,他帮我逼出毒针, 受累了。」银发妖姬的语气还是有些冷冷的。
 
  「大姐,当日你为何要掳走我女儿许婉仪啊,可否告之原因?」何巧儿问道。 
  张瑞听闻,也竖起耳朵倾听。
 
  「不该问的你不要问,不该打听的你不要随意打听,等我与你养好伤后,我 自然会带你们去该去的地方。」银发妖姬冷冷答道。
 
  见银发妖姬如此回答,张瑞何巧儿面面相觑,相互看了一眼。
 
  三人用餐完毕,银发妖姬独自运功疗伤。张瑞何巧儿与银发妖姬也说不上几 句话,两人只好离开这里,往这溶洞中深处走去,查看这溶洞中的情况。 
  两人行走间,张瑞将银发妖姬所讲的事情对何巧儿复述了一番。
 
  得知情况的何巧儿心中感叹:「这婉仪看来在这银发妖姬那里应该是没事了, 婉仪求动她来营救自己与瑞儿,这次能死里逃生,还真是应该好好谢谢人家。还 有,听瑞儿讲这银发妖姬居然是个二十几岁的年轻女子模样,真是奇怪啊,为什 么她给我的感觉就是与我同龄一般,难道是因为修炼了什么能保持容貌的秘术?」 感叹了一会儿的何巧儿,放下了心中包袱,舒了一口气,心情开始变得好了起来。 
  张瑞一路扶着何巧儿,不知不觉走到了那处流水暗河边。何巧儿觉得一身汗 腻腻的,便要求张瑞帮助她沐浴一番。
 
  此时已是寒冬,但奇怪的是,这洞中流水似乎恒温,入手并没有冰冷刺骨的 感觉,反而是丝丝暖流入手的感觉。
 
  习武之人,有内力真气护体,能抵抗天气严寒。张瑞见流水温度适宜,便对 何巧儿讲道:「巧儿,此处水温并不寒冷,可以沐浴。」
 
  张瑞熟练的解开何巧儿一身衣服,那熟练程度就像给自己脱衣,不一会儿何 巧儿就赤裸了身子。张瑞看着有些虚弱的何巧儿,娇媚中带点柔弱,柔弱中浮现 净白,净白中凸显娇嫩。此时的何巧儿让张瑞有种想抱在怀里好好疼爱一番的冲 动。
 
  经过《乾坤倒转》修炼的何巧儿,整个人出现年轻化的趋势,似乎由成熟美 妇转变为娇媚少妇。
 
  张瑞眼中的何巧儿美艳不可方物。
 
  张瑞也将自己脱了个精光,一手托住何巧儿柳腰,一手托起何巧儿腿弯,往 那洞中流水流势较缓、水面较浅的一处地方走去。何巧儿双手合抱住张瑞的脖子, 将脸贴在张瑞胸膛,一脸的幸福笑容。
 
  张瑞伸直双腿坐在那处水里,水面淹没过张瑞腰部以及大腿脚掌。然后张瑞 将何巧儿坐放于自己腿上,轻轻环抱住她的身体防止何巧儿倒下。那处浅水处没 有硬硬的石头,只有些细细冲刷堆积的砂石,张瑞抱住何巧儿坐下后,并没有感 觉到不适。
 
  何巧儿肉臀紧紧贴着张瑞的大腿,感受着与张瑞肉贴肉的温馨。张瑞双手温 柔的捧起一些水,浇到何巧儿身上,然后用手慢慢搓洗。双手揉过何巧儿身体每 一处柔软美肉,何巧儿在张瑞怀里轻轻扭动,口中微微有些喘息。
 
  张瑞将何巧儿背部对着自己一手抱住柳腰,一手捧水浇到何巧儿玉兔上,轻 轻揉搓双乳,何巧儿乳头渐渐的变得硬起来。张瑞手心感受这变化,咧嘴一笑, 用两根手指夹住何巧儿的乳头,轻轻扯动,忽左忽右。何巧儿回头嗔怪一眼,玉 手拍打张瑞怪手。
 
  张瑞开始不安份起来,这只手又往何巧儿玉腿摸去,感受玉腿的嫩滑的肉感。 摸了一会儿,又将何巧儿一只美脚握住,细细挨个揉捏五个较小的脚趾,然后又 用手指抓挠何巧儿脚掌中心。何巧儿觉得脚底痒痒不停,在张瑞怀中扭动得更厉 害了。
 
  张瑞在何巧儿不住扭动的臀肉刺激下,阳具高高涨起,龙头抵住何巧儿的下 体阴户唇口。何巧儿感受到张瑞阳具的热度,下体开始湿润、阴户开始开合,娇 红小口中也开始轻轻吟唱美妙旋律。
 
  「巧儿,可以吗,我想要你。」张瑞有些急切的询问道。
 
  「瑞儿,可以的,请温柔点,不要太用力了。」何巧儿低声娇媚回道。 
  张瑞闻言,将何巧儿平放在水里,那水面刚好淹没过何巧儿平躺的身体。张 瑞匍匐在何巧儿身上,左手托起她的头部露出水面,右手分开她的两片已经潮湿 的阴唇,将火热的阳具慢慢捅入何巧儿的阴道。
 
  「嗯…瑞儿…温柔点,请怜惜巧儿。」
 
  何巧儿闭着眼睛,她的身体借着水的浮力,张瑞压在自己身上,她并没有感 到难受。张瑞阳具的插入,她只觉得那硕大的龙头涨得阴唇有些生疼,幸好她阴 道中流出的爱液缓解了那丝疼痛感觉。张瑞的阳具龙头穿越何巧儿的两片阴唇, 刺进阴道里缓缓滑入直至抵住子宫口,何巧儿身体开始轻轻颤抖。
 
  「噢…被瑞儿这般穿透的感觉,真是好舒服呀。」何巧儿心里说道。
 
  张瑞插入以后,开始温柔的来回抽动,龙头上传来阴道里面的温热,龙头与 阴道中颗颗嫩肉的摩擦,让张瑞舒服到了天上去。下体交接碰撞发出的「啪…啪」 声和流水「哗…哗」的声音一起回响在这幽暗洞中。
 
  「啊…啊…噢…」何巧儿开始回应张瑞的温柔冲击。
 
  「瑞儿,巧儿…巧儿,好舒服,对的…噢…慢慢的,啊……」
 
  「噢,噢,巧儿你的里面好湿啊,瑞儿好舒服,噢…噢……」
 
  张瑞下体慢节奏的抽插何巧儿的阴道,左手托住她的头部,右手避开手印位 置插入她的后背用力托起。然后吻住何巧儿的娇红小口,与她舌头交缠,相互吞 咽对方的唾液,亲吻「滋滋」有声。
 
  这洞中两个人在一片幽静中性爱交媾着,此刻节奏缓慢的性爱,反而是两人 从来没有感受过的。何巧儿感受着张瑞的温柔抽插,那一点点被阳具侵入的感觉, 就像细细品尝美酒,大口豪饮不如小口品味。张瑞慢慢的插入、抽回,何巧儿渐 渐积蓄快感,快感在逐渐蓄满。这一进一出间,何巧儿不知道流出了多少爱液, 不知道发出多少让男人们欣喜不已的爱欲吟唱。
 
  何巧儿阴道中的温热潮湿,何巧儿的爱欲吟唱,鼓励了张瑞的抽动,张瑞觉 得何巧儿的一切爱欲变化都是自己造成的,能让何巧儿满意自己的性爱能力是张 瑞的至高荣幸。
 
  抽插何巧儿许久,张瑞抽出阳具,将何巧儿翻了过来,让她双手、双膝支持 身体,他害怕压住何巧儿太久,会伤害到后背经脉。何巧儿趴跪在水中,露出美 白臀肉,那美白臀肉中间两片阴唇因为张瑞的硕大阳具插入,没有闭合露出一个 幽深的黑洞。黑洞下方一片柔软的黑色阴毛沾满颗颗水珠,雪白肉臀、幽深黑洞 混合上黑柔阴毛,如此这般的良辰美景让张瑞兴奋不已。
 
  张瑞跪立于何巧儿臀后,将龙头反复摩擦何巧儿阴唇下面那颗阴蒂,何巧儿 被刺激的口中「啊啊」大叫。张瑞这才将阳具插入何巧儿尚未闭合的阴道中,他 抱住何巧儿的柳腰,开始来回慢插。张瑞也觉得这慢节奏的性爱与往日高速一路 猛插的感觉不一样,更能细细体会爱欲交合的那种快感。
 
  两个裸体交合的人儿爱欲交合是和谐的、完美的。两人沉浸与美满的交媾, 却没有注意到此时有个白衣白裙白首的身影远远的在注视着他(她)们。 
  那银发妖姬在洞里修炼疗伤,等候半天发现张瑞何巧儿这对「母子」迟迟不 回,以为出了什么事,起身去洞里寻找。正在寻找间,却听到了张瑞何巧儿「噢 噢啊啊」性爱交媾的吟唱怒吼。银发妖姬吓了一跳,以为出了什么事,于是运用 高超轻功,悄无声息的靠近那洞中流水处。
 
  银发妖姬看见张瑞何巧儿做着那夫妻交媾才有的爱欲之事,羞红了一张俏脸。 银发妖姬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自从青梅竹马的许正廷与何巧儿结合,那银发 妖姬一夜之间悲伤白发,便再也没有接触过任何男人,哪里看见过这么羞人的事 情?她本想羞涩离开,却不知怎么了,根本挪不动脚步,目瞪口呆的看着两人肉 体交接,纠缠反复,口吻吸吮。
 
  银发妖姬并非不知道男女交合之事,只是书中描写不如现场观摩。这活生生 的性爱场面让银发妖姬有些不知所措,又有些不忍离开,内心矛盾冲突不已。 
  张瑞与何巧儿性爱正欢,佳境连连。
 
  张瑞抱住何巧儿柳腰,阳具反复出入她的阴道,带出丝丝淫液。交合的阳具 阴道摩擦有声「啪啪」不停。
 
  「瑞儿,巧儿好喜欢好喜欢,你用力些,巧儿承受得住。」
 
  「啊…啊…瑞儿,瑞儿,我要来了,我要来了。」
 
  「巧儿,巧儿,瑞儿也要射了,一起,一起啊…噢…」
 
  张瑞何巧儿双手高潮,张瑞用力抵住何巧儿阴道深处,发射了酝酿很久的浓 浓精液。张瑞感受射精的快感,直到阳具软软的滑出何巧儿的阴道。何巧儿被张 瑞的精液冲刷,头脑一片空白,只有那冲刷的感觉仿佛才是真实的。
 
  何巧儿还是半跪半趴在水里,张瑞射进去的精液很多,缓缓从何巧儿阴道中 流出,流过粉嫩的阴唇,流过黑色的阴毛,一滴一滴的掉进水里,白色的精液被 流水冲走,一下子就不见了踪影。
 
  张瑞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成果,面露满足之色。然后双手捧起一些清水,清洗 何氏惨遭蹂躏的阴户。清洗完毕后,张瑞抱住何巧儿双双躺在水里,感受片刻温 馨。过了一会儿,又张瑞又与何巧儿双唇相接亲吻,休息了一会儿才双双起身穿 衣。
 
  目睹这一切的银发妖姬感到自己的下体阴户中缓缓流出许多液体,已经打湿 了亵裤根部,两腿发软只得用力扶住岩壁,她两眼发直,娇口微张,身子、玉手 微微发抖。
 
  从未有过性爱行为的银发妖姬被强烈的刺激到了,原来还可以这般性爱?这 后体位交接也可以?以前只见过那村中野狗才会如此交媾,男女交合也可以这样? 那张瑞的东西怎会如此巨大,那何巧儿娇嫩的阴道可曾受得了?银发妖姬看到两 人的这次性爱交媾心中非常震惊,张瑞何巧儿双双高潮,那双双满足的脸部表情、 口中嚎啕,显示出这两个人是真实的高潮,满意的高潮。
 
  看到张瑞何巧儿性爱结束后,银发妖姬一脸羞红的轻轻离开,里面的两个人 丝毫没有发觉被人偷窥到了刚才这一幕。
 
  张瑞扶着何巧儿回到了石床边,看见银发妖姬还是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修炼 疗伤。张瑞轻轻的将何巧儿抱回石床上,将衣服给何巧儿盖上,自己也坐在旁边 休息。这时张瑞才仔细观察银发妖姬,张瑞敏锐的发现银发妖姬似乎有些不太正 常,气息不稳,脸色通红,身体有些微微颤抖。
 
  张瑞觉得有些奇怪,以为银发妖姬身体不适,或是修炼出了什么问题,便关 心询问道:「姑娘,你是否身体不适,为何脸色通红?」
 
  银发妖姬有些慌乱的回答道:「我没事,刚才修炼运功有些急了,歇息一会 儿便好,你休息吧,不必管我。」
 
  张瑞见银发妖姬并无异常,便盘腿儿坐,也开始修炼起来。
 
  银发妖姬看着修炼中的张瑞,眼神有些复杂。似羞涩似恼怒,过了许久,才 开始进入修炼状态。
 
  在这溶洞之中,三人修炼、休养了十数日。这十数日间,每日张瑞都要出去 采集一些冬笋捕捉一些洞中奇怪小鱼回来,做成鲜美鱼汤给三人进食,何氏伤势 慢慢好转,背后黑色手印也渐渐淡化。银发妖姬脸色也渐渐红润,武功恢复良好。 只是这十数日间,银发妖姬与张瑞祖孙言语不多,也并未提及以后之事,三人就 在这沉闷气氛中度过这十数日时间。
 
  十数日后,银发妖姬突然对张瑞祖孙说道:「张公子,我们出发吧,哀求我 救回你们的那个人可要等急了。」
 
  张瑞与何巧儿此时心情极好,终于可以和娘亲(女儿)见面了。想到这里, 张瑞不禁兴高采烈的抱住何巧儿不住跳动,直到何巧儿轻呼疼痛,张瑞才肯放手。 
  三人收拾行装,行至三十余里外一处小镇,购买了两匹健硕的骏马,张瑞与 何巧儿共乘一匹,银发妖姬骑乘一匹向某个方向出发。
 
  数日后,风尘仆仆的三人来到一处三面环山的一处深谷。这山谷坐落于群山 之中,山峰高耸,悬崖峭壁。三面山峰内部非常巨大,只留有一处平坦出口,是 个易守难攻的地方。远远看去,那里面隐约可见有巨大庭院,房间屋舍数十间。 
  「这里就是绝情谷吗?」望着那远处高耸的山峰,张瑞心里感叹道。
 
***********************************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a198231189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